收藏【小米小说www.xiaomixiaoshuo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西门书决定夺舍后,陡然望向西门棋:“祖父,以此人的灵根,书儿更需要那颗唤灵丹。”

    西门舛毫不犹豫:“西门棋,书儿所言有理,本尊给你另外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西门棋怒从心头起,又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西门书满意道:“书儿这就准备夺舍。”

    西门舛掐动指诀,五彩光罩的口子缓缓合拢。

    西门棋见状,咬牙切齿地解开古玄穴位。

    古玄没有出声,趁机闭上双目,如今命悬一线,只能依王莽所言行事。

    西门舛屈指一弹,指尖闪出一根青色光丝,化为青色光丝网,缚住古玄身体。

    光丝网消失不见,古玄没有感觉到异样,只是身体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书儿,夺舍!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一小团灰云状的元神,从五彩光罩中飞出,表面闪烁点点彩光。

    西门书元神没有丝毫停留,飞向古玄眉心,直接从印堂穴进入上丹田。

    西门舛连忙探出神识,锁定古玄脑袋。

    西门棋和汪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古玄。

    人的元神包括阴魂和阳魄,也称三魂七魄。

    阴魂有三,分别为灵魂、魔魂和命魂。

    阳魄有七,天冲魄、灵慧魄、气魄、力魄、中枢魄、精魄和英魄。

    命魂掌管七魄,七魄掌管肉身。人死后,七魄消散,命魂终结。

    命魂是主魂,夺舍第一步,就要湮灭对方命魂。

    最先进入古玄上丹田的,是神秘的七彩流光,并没有融入古玄元神。

    王莽的元神一进入古玄上丹田,就被神秘彩光湮灭大半,剩下一小半封印在古玄命魂中。

    西门书元神进入古玄上丹田,没能发现王莽元神,立即扑向古玄元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古玄的命魂忽然发出一道黄色光华,裹住西门书元神。

    西门书元神压根无力反抗,迅速被湮灭,连一声惨叫都未能发出。

    西门舛眉头一皱,似乎感觉到不妥,但夺舍事关重大,没有干预什么。

    古玄只觉得脑中一震,就没有其它异样感受,不禁暗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见古玄没有任何反应,西门舛三人默默等待,静谧的房内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一幕幕情景忽然在古玄命魂中接连浮现,那是西门书的记忆。

    古玄心下大喜,有了这些记忆,自己扮演西门书,才不会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夺舍之事无法拖延太久,王莽只提取了西门书修道后的相关记忆。

    整整两炷香工夫,古玄才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西门舛面无表情,双目再次闪烁出血光,紧紧观察古玄眉心。

    直到血光一闪而逝,西门舛才面露笑意:“夺舍还算顺利,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古玄心知暂时瞒过西门舛,却不敢大意,装作苦恼道:“祖父,这具身体为何动不了,出了什么变故?”

    西门舛微微一笑,大袖一拂,古玄体表青光一闪,光丝网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依照王莽事先叮嘱,古玄将身体一阵扭动,尝试迈出一步,却踉跄倒地。

    西门棋本想虚情假意地恭贺一番,一见古玄状况,顿时闭口不语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与这具躯体尚未完全融合,不着急走动,先盘坐调息,尽量调动七魄掌控身体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西门舛神识一动,地面的蒲团横移而来,停在古玄身侧。

    古玄连忙盘坐在蒲团上,重新闭起双眼。

    王莽趁机给古玄分享西门书的更多记忆。

    室内再度沉寂,汪伶悄悄朝西门棋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两人相处多年,几乎心意相通,西门棋虽然疑惑,却也轻声道:“舛叔祖,书公子既然成功夺舍,我等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西门舛瞟了西门棋一眼,面无表情道:“书儿夺舍有成,你当计首功。”

    一离开修炼室,西门棋就传音:“伶妹,舛叔祖是何意?难不成一句首功就将此事打发了?”

    汪伶传音解释:“我最需要的唤灵丹,舛叔祖不愿给,你闭关在即,不需要什么宝物,与其让舛叔祖随意赏赐,不如留着人情,日后若有需要,再来麻烦舛叔祖,他就不好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妙极!”西门棋恍然大悟,“舛叔祖有意不提赏赐,恐怕也有交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西门四子,琴棋书画,西门书从此除名。”汪伶淡淡一笑,“舛叔祖自然要为他铺路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棋冷哼:“旁系修士就剩寥寥几人,舛叔祖若继续和嫡系较劲,只会自找苦吃。”

    两人径直朝院外走去,对仆人的行礼理都不理。

    汪伶传音:“以西门书如今的灵根潜质,在家族难以立足,舛叔祖主要在这点费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寻找瀑布机关,待看过机关所在,再找合适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伶妹胸有成竹,到底是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先去坪山悬崖找古玄的茶寮,再以茶寮为起点,找瀑布机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门世家的旁系所在地,是庀州东南部的西门山庄。

    嫡系所在的萃山距离孤目崖,比西门山庄距离孤目崖近得多。

    接到西门舛传讯,西门老祖立刻派嫡系修士出发,西门棋和汪伶才能及时赶到孤目崖。

    若非出现古玄的变故,即便王莽当时的法力不足以维持土遁,西门棋二人也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阿娇,停下。”

    再次飞抵孤目崖,听到汪伶招呼,灵鹤双翅一扇,悬浮于低空。

    西门棋俯视孤目崖,并没有什么变化:“沿山道前进,很快就能找到茶寮,伶妹为何停下?”

    汪伶若有所思:“可记得古玄之前的回话,就是你问他为何衣裳破裂时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心知道侣不会无的放矢,西门棋连忙回忆。

    “古玄似乎说有山猪窜出,一番搏斗,最终将山猪引入悬崖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没有记错。”汪伶打了个响指,“你看此处地势,前有悬崖,后有绝壁,侧面是陡峭山路,山猪从何而来?以此崖之高,恐怕连山猪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不待西门棋回应,汪伶又指向崖顶:“再看下面,除了锄下的杂草,哪有丝毫搏斗痕迹,别的不说,山猪踩踏的蹄痕,古玄若使用匕首法器,多少能留下血迹,这些都没有。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玄幻小说推荐: 我可能是一只假的奥特曼 狂暴逆袭 万古第一武神 姜风仙帝归来 苍穹诀 万灵灭魔阵 不可名状的大航海 海兰萨领主 魔神大明 用拳头教妖魔做人的一千种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