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小米小说www.xiaomixiaoshuo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若是死,又怎能带着如此强烈的疑惑而死?

    若是死,又怎能带着无数的幻梦而死?

    若是死,又怎能……带着对师父美好的希冀而死……

    那日她即将下山之时,白衣飘飘的仙人,曾在她腰间为她系上天水灵玉。

    他是那样宠溺于她,怎会……怎会突然想要了她的命?

    不,她不信,她韩若儿不信!

    她相信师父,从未有过害她之心!

    腰间的天水灵玉本还闪着白皙美丽的光,令人向往、令人心怡。

    然,沾上了她的潋潋鲜血后……

    一阵浓重的戾气霎时环于玉身,自表至内,将它一圈一圈地晕染……

    不过眨眼间,白皙通透的天水灵玉,竟成了暗紫色!

    妖媚且诡异、诱惑且危险……

    上古神玉,如今,竟成了魔玉!

    是她,是这个孽障的血,亵渎了它。

    是她,是这个孽障的怨气,侮辱了它。

    杀了她!

    杀了她!

    杀了她!!!

    周围忽的异响四起,这兢远之城周围所有鬼派都闻息而来。

    嗯……血的香气,甚是美味……

    嗯……已化为魔玉的神玉,有何而惧!

    这些鬼派早就看见了韩若儿等人,只是她身间一直有神光护体,难以接近……

    如今,神光化为魔光,他们求之不得……

    天水灵玉本是极端之玉,太过于纯粹,所以沾上云珏的仙骨之风,便一直是神玉,而如今被韩若儿的怨气之血所染,就堕成了魔玉。

    魔玉,乃是她的心魔。

    她怎能不明不白地死去?她要活,她要活呀!

    血泊之中的她,微微抽搐着。

    一双灵动的杏眼,此时已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只是瞪着那腰间早已变了颜色的玉……

    “呀!魔玉!”

    伴随着喜悦的尖叫声,一堆鬼派之人瞬间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或男或女、或老或少,各个面色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戾气既然如此之大?修仙真是可惜了,不如与我们一起入鬼派吧。”

    一鬼派之人走到她的面前蹲了下来,暗绿色的眸子伴着蠕动的嘴唇对着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入鬼派吧,鬼派才适合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入鬼派吧,如此戾气,谁敢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入鬼派吧,我们都是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,勾住了她的灵魂。

    韩若儿空洞的眼神霎时化为惊惧。

    “不,我怎能入鬼派?”

    “不,我答应过师父的,要学好的!”

    “不,师父还在等我回去!”

    周围劝她入鬼派的声音越来越大,尖锐、刺耳,经久不息……

    她本想捂住耳朵,却发现自己连这个简单的姿势都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全身筋脉已断,她动不了!

    落仙杀果然是落仙杀……

    好一个落仙杀!

    他云珏的杀招果然名不虚传!

    只是,她为何没有死?

    若是杀招,以她韩若儿的修为,该魂飞魄散才对。

    为何?没有死?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

    一身极其微弱且哽咽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苍老又无助。

    韩若儿费力抬头去看,而后,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“忠伯伯!”

    这是从小疼她爱她给她做纸鸢的忠伯伯啊!

    为何现在连灵体都是残损的?

    “少主,我终于见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忠在笑!欣慰地笑!

    是啊,整整十年,他终于见到她了!

    只是,这也是最后一次见了……

    他刚才用唯一的一魄,为她挡住了落仙杀的七成功力……

    韩若儿中了落仙杀,为什么却没有死,这就是原因!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

    和蔼且熟悉的声音,瞬间融化了她的心灵……

    韩忠淡紫色的灵体异常虚弱,残损不堪,浮于半空之中,甚是迷离。

    他,自知已是身体的极限了……

    他,一定要将话带给少主,让她重振域王室的霸业!

    “少主,你可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,忠伯伯!”韩若儿哭的撕心裂肺,却仍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但你为何如此残忍,迟迟不愿见我?若儿好想你,若儿找了你好久!”

    “不是老奴不愿见你,只是你身上原本挂着神玉,有神光护体,而我只是个灵体,一接近,便会被吞噬,所以只能远远的望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玉?”

    韩若儿自言自语着,望着腰间已变成紫色的玉,眼神愕然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,我又看得见你了?”

    大悲大喜间,韩若儿倏得发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染上了少主的血,神玉成了魔玉……”

    韩忠的声音很低,低到最后徒留叹息。

    “我的……血?”

    韩若儿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伤口,一身青衣早已血迹斑斑,但此时似乎感觉不到痛了……

    仅仅是她的血,就让把神玉亵渎成了魔玉。

    师父一直在盼着她好、盼着她心怀苍生、盼着她善良、盼着她有朝一日修成仙身……

    她怎会身怀戾气?

    她怎会有如此之心?

    她……该死!

    辜负了师父的期望,韩若儿本欲自绝,但一股强烈的紫气忽然盖面而来,伴随的,是一串和蔼到心碎的语句——

    “少主,域王室十年前已被灭,你是秘术域火的唯一持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主,答应老奴,不要死,无论如何,都不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日后的处境,绝望也好、寂寥也罢,老奴只求你活着,哪怕是为卑微、痛苦而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昔日繁荣兴旺的域王室,如今只剩了您一人,您是最后的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奴的怨气太深,尽管当年仙派已屠了域王室全族,毁了尽数魂魄,但我仍是在这浮屠间苟且保留了一魄,而我的这一魄,在这兢远之城徘徊了整整十年,只为再见少主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主身上筋脉已断,先前修炼的仙气已全部倾泻而出,半仙之身已毁,以后,再也修不得仙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奴没用,现唯一能为少主所做的,就是将这最后剩余的一魄自毁,化为养躯灵药,将少主身上所有被割断的筋脉重新补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忠伯伯不要,我不要你死!”

    韩若儿眼睁睁地望着那紫色光亮将全身包围,片刻间……血液一点一点地凝固,不再流淌,而那被打断筋脉伤口也如数愈合!

    她想逃,她想告诉忠伯伯不要牺牲自己去救她,赶紧走,不要管她!

    但身子似乎是被定住了,她无法作出任何举动,直到最后的最后,那熟悉且和蔼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……

    空气中划过一段凄凉又渺然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少主,老奴,无悔……”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章节目录

免费玄幻小说推荐: 神婿临门 魂帝武神 我能看到世界属性 诸天剑神 腹黑的恶魔先生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恶魔就在身边 没金手指照样无敌 魔改大唐 生存竞技场